企业家总裁培训-董事长培训-标杆企业家进阶网-领袖群伦,预见未来

任正非在接受欧洲新闻采访时谈及香港动乱问题

常见问题 2019-11-12 24 0

香港动乱图片

  Damon Embling:近期,香港明显地在持续发生动乱问题。从商业角度来看,您在多大程度上担心香港的不稳定势态给华为业务以及本地区造成的影响?

  任正非:香港对内地、对世界的影响没有那么大。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这与大陆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不一样,因此不会影响到大陆内部政治情况的改变。

  香港人民有依法自由游行、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力,但是不能自由去破坏别人财产、破坏公共财产。如果走向这样的情况,其实就走向了反面,大量中间人员不会跟着你走,就会脱离你,这些动乱的人最终会被社会孤立起来。

  Damon Embling:美国给华为带来的挑战和困难已经延伸到您的家人层面。您的女儿孟晚舟现在在加拿大。美国之前对她发出逮捕令,称其涉嫌隐瞒华为与一家公司之间的联系,这家公司明显地在向伊朗供应华为设备。显然,这种行为违反了对伊朗的现有制裁。您女儿现在情况怎样?您对此有多担心?

  任正非:我们相信加拿大国家法律是公正、公平和透明的,将来都要看证据说话,相信加拿大司法系统。现在没有其他想法。

  Damon Embling:她是无辜的吗?

  任正非:当然。

  Damon Embling:但是您曾经说如果她真的进了监狱,就会在里面学习。您认为她会进监狱吗?

  任正非:我没有说过她可能会进监狱,是说她在保释软禁状态下学习。

  Damon Embling: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您作为父亲对她的情况有多担心?

  任正非:她现在是保释状态,在家里被软禁生活。她会制定自己的日程表,比较丰富多彩;也与社会和加拿大民众有接触,应该说她还属于正常状态。

  Damon Embling:考虑到您女儿的情况、考虑到美国对华为的贸易黑名单,您真的不认为华为大厦将倾吗?

华为任正非

  任正非:我认为,华为可能会发展得更快。因为我们大多数员工经历了三十年的奋斗,经济有很大改善,人们的本能是寻求舒适生活,而不是寻求努力奋斗的。美国一大棒子打下来,大家感到危机,奋斗精神更加发扬,具体体现是我们的销售收入本来应该衰退的,结果反而增长了。应该说,华为“大厦”不会有“将倾”的问题。您也看到了,华为公司各个地区的生产正常进行,这么多员工正常上、下班,食堂吃饭还爆满,人们的工资没有变化。但是我的担心是,大家努力奋斗以后,使公司利润增得太多,怎么解决?这是个现实问题。我们现在不是经营收缩,而是利润增长太快,将来还是要解决战略性投入增大的问题。

  Damon Embling:您觉得员工对华为有多重要?华为绝大部分股票都由员工持有,这对公司的运作和业绩来说有多重要?

  任正非:我认为,员工持有股份和员工努力奋斗本身没有多大关系,员工的奋斗是基于使命感,而不是完全受经济利益驱动。我们实行虚拟受限股,是让员工分享过去劳动的价值,不能说发了奖金就完了,因为劳动贡献还会延伸很多年产生价值,用“股份”这种方式使得员工因为昨天的劳动获得了回报。这仅仅只是起到一定的合理报酬作用,奋斗还是要靠使命感,而不是靠金钱激励的。我们使命感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加强了。

  Damon Embling:您是个什么样的老板?

  任正非:我是个没有水平的老板,我不懂财务,不懂管理,也不懂技术。其实我并不懂具体事情,有很多能干的专家、管理者在运营公司。

  Damon Embling:考虑到华为现在的增长态势,听到您这么说很令人惊讶。

  任正非:今年的增长有客观因素,因为上半年没有受到美国打击,“5.16”之前保持正常增长。“5.16”打击以后,我们积极修补“洞”的过程中,虽然有些衰退,但是我们迅速补完“洞”以后还是保持了合理的增长。今年上半年没有受到美国实体清单打击,下半年才受到打击。明年全年都置于美国实体清单打击之下,但我们明年还会保持经营状态良好。欢迎你们明年年底再来。

  现在华为员工总数已经增长到19.4万人,为了修补美国带给我们的创伤,加入了非常多优秀员工,人员大幅度增长,因此我们对明年还是很有信心的。明年年底,欢迎你再来看一看我们的实际运作状况。

5G

  Damon Embling:展望未来,5G很显然是华为商业版图中的一大块。这是我在参观华为总部后的感受。对于很多技术公司而言,5G也是非常重要的。您觉得5G是真正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吗?它将怎样影响和改变人们的生活?

  任正非:对于5G的作用,其实与普通的公路和高速公路的区别是一样的概念。普通公路可以走汽车,高速公路也可以走汽车,只是高速公路走得快一些。5G带来大带宽、低时延,对信息社会、人工智能产生支撑作用,5G本身对社会并没有直接产生价值,但是支撑的信息系统对未来进步有巨大价值的。

  Damon Embling:大家都在看我们的节目,您想对他们说什么?5G将如何改变他们的生活?因为5G能够使能各种各样的新技术,这些技术可以应用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例如公共服务、交通、甚至健康哪些东西会改变人们的生活?

  任正非:举个例子说明5G有什么价值,虽然这个例子不一定轻易能实现。空客320飞机上有17吨信号电缆,如果将来不采用线直接连接,而是用无线把飞机里的各种设备连接起来,这样空客大幅度减轻了重量,减轻了燃油,改善了飞行状况,产生巨大价值。我们开玩笑叫“空客320计划”。

  比如家庭全覆盖,过去家庭用很多线布宽带系统,现在不需要了,只用这么小的一个无线盒子,家庭就全覆盖了,这是最简单的生活影响。再比如,在工程机械上装一个小基站,这个小基站把整个工程控制的东西连接起来,让它跟着机械走。

  5G的低时延主要可以解决自动驾驶等场景问题,用于工业自动化的改进,未来如何改善生活会超出想象,现在有一些初显的影响。比如,要操纵几千公里以外的一个机器设备,你们媒体人都知道存在时延。操作机器的时候如果有时延,就会误操作。5G的时延只有1毫秒或者更低,它就实现了远程实时操纵机械。这些应用都会给人类带来巨大改变,但现在还只是一些设想。

  如何更多创造5G对社会的价值呢?还要靠千百万个公司共同努力。我们只是提供了一块肥沃的“黑土地”,上面种什么“庄稼”,还是靠创新公司动脑筋。

  Damon Embling:这也正是风险所在,5G以及5G使能一系列技术将产生更多信息和数据,这些信息和数据的使用必须是安全的,这实际上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是吗?

  任正非:任何新生事物都不会单方面非常好或者坏,它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如何把好的一面得到发扬,让不好的地方得到控制和抑制,这是正确对待新生事物的看法。新生事物不会是天生就完美的。

欧盟

  Damon Embling:近期欧盟发布了关于5G和网络安全的报告。报告中提到由于5G的出现,网络遭受攻击的风险可能会更高。这些攻击可能来自于非欧盟国家或者国家支持的行动。欧盟显然非常担心5G的安全问题,但欧盟也认识到了5G的潜力并且想把握住这个机遇。那么,在现实中,5G究竟有多大风险?

  任正非:汽车有多大风险?汽车开得太快太激烈,有可能会翻车;但是汽车开得稳了,能把人们带到很好的地方去。道理是一样的,任何事情不是单纯的好、单纯的坏,关键在于管理。

  欧盟也看到了5G会带来很多好的方面,也会带来不好的方面,方法在于怎么去管理和控制它,而不是拒绝新生事物。

  Damon Embling:欧盟内部最大的政治地震之一就是英国脱欧。如果英国真正脱离欧盟,您认为中英关系未来会如何发展?从商业角度来看,您希望中英之间的贸易、商业和经济关系未来如何发展?

  任正非:无论是否脱欧,英国的富强还是靠英国人民努力,脱欧了要努力,不脱欧也要努力,主要还是在于英国自己起大作用,外部环境作用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世界都需要互相往来、互相贸易的,中国还是要多买欧洲的飞机,欧洲要多生产飞机,才可能满足中国的需要;多买欧洲机器设备、汽车……,这些都是给欧洲、英国提供了很大机会,在这种机会中互相去争取。政府之间的关系是建立环境,大环境和自己的具体贸易有关系,但是关系也不是非常重要。

  Damon Embling:作为一家大型电信公司,华为是否担心脱欧的影响?还是说您认为脱欧会给华为这样的公司带来新的机会?

  任正非:我认为,脱欧对华为没有影响。对华为有影响的是人口数量,如果人口数量没有变化,大家都要通信,对我们就没有太大影响。因为脱欧与不脱欧是这个国家的人民自己当家作主所决定的,华为只是适应这种形势,努力把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做好。

  Damon Embling:欧盟非常看重隐私问题并出台了有关数据保护的新规定。民众也对自己的信息和数据如何被使用有所担忧。同时,也有人担心一些国家利用互联网或者社交媒体以及你们的设备干预其他国家的事务。现在欧洲有些很严重的担忧。华为作为行业巨头,想对欧洲民众说点什么,让我们这些消费者能够放心?

  任正非: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包括我也担心,我每天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美国有人在监听。我们遵守欧盟网络安全管理规定,遵守GDPR规则,遵守欧盟所有的法规,让欧洲人民放心,当然,放心需要有时间和实践来检验,我们现在能承诺的是遵守欧盟的管理规定,尊重所在国家的数字主权,这点是不动摇的。

  Damon Embling:在接下来几个月到几年的时间内,欧盟会逐步开展5G部署。欧盟也想确立自己在5G应用以及相应安全管理机制方面的地位。在5G以及其他未来数字技术方面,华为想跟欧盟建立怎样的关系?

  任正非:首先,我们尊重和支持欧盟的数字主权战略。在数字主权的基础条件下,我们努力在欧洲实施AI、把基于ARM构架下的智能计算体系、我们掌握的Atlas深度学习体系……面向欧洲开源开放,给欧洲的中小公司提供创新的平台和资源,支持欧盟或欧洲某个国家建立自己的数字生态,形成共赢。

  第二,我们也可以对欧洲的中小公司给予投资,支持和引导他们前进,而不是我们独家胜利。我们在欧洲建立一个“黑土地”,土地上种庄稼,由大量欧洲公司来做。我们要努力的,就是逐步要去推动欧洲的数字生态建设。

  Damon Embling:最近欧盟面临许多困难,说实话这包括一点点身份危机。在欧盟内部存在大量深层次的政治分歧。从您个人的角度来看,由于目前欧盟的状况以及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成员国之间很难达成共识,那么华为想要突破欧洲某个市场的难度有多大?

  任正非: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不大。最主要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让客户真正信任我们。我们不会去介入这些纠纷,在政治上也不会选边站,就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没有什么难度。


联系我们

评论

好文推荐

未能查询到您想要的文章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07494 Second.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07494 Second.